躁郁17年:一位双相患者的穷游救赎之旅 || 渡过

 

 (一)

我的病可以追溯到12岁,初一。那时,我注意力不集中,坐立不安,手心脚心潮湿,胸闷等等。但当时不懂,只是挺着。

中考之后迎来了第一次爆发,那年我15岁,从此开始了长达14年的抗抑之路。

从高中到大学,都是混着过的。时而复发,时而正常。期间确诊是双相。这时候药我已经不吃了,我觉得药救不了自己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去一家餐厅做传菜员,一干就是两年。在此期间,我接受了为期一年的心理治疗,包括意象疗法、精神分析、认知疗法、催眠等等,有一定效果。但后期来因为咨询师让我学佛,看一些怪力乱神的视频,还要我母亲半夜在路口烧纸。我跟咨询师起了争执,就不再做了。

2012年,我再一次复发,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四个月没有出门,每天就是啃馒头,吃咸菜,看动漫,过着混一天算一天的日子。后来才知道,父母亲在家都急病了。

(二)

四个月后,我偶然在微博上看到有搭车旅行的,于是想与其在这里被闷死,不如出去闯一下。就在网上买了一顶帐篷,一个睡袋,一个防潮垫,一个75升的大背包。2012年8月26日,我踏上了背包穷游之旅,没想到这一背就是5年。

我从青岛出发,北上北京,之后去了保定、石家庄、太原、西安,南下去了重庆、成都。出行都是搭顺风车,晚上就在路边或是服务区搭帐篷睡觉,饿了就啃馒头,吃咸